英雄介紹 英雄攻略 英雄故事

S
馭龍者

格蘭妮
格蘭妮永遠忘不了那一幕,她如以往滿臉歡笑地推開實驗室大門,卻看到深愛的人在眼前被至親的長輩殺害。那個下午,天真而活潑的少女隨著父親的死一同而去了,從此格蘭妮變得沉靜冷漠,她再也不會相信塞給她水果糖巧克力玩具兔子的任何人,不再相信詭詐虛偽的笑容,不再相信人心比機械溫暖。 魂部隊突襲Dr.J實驗室戰鬥前夜,那個彷彿從陰霾裡走出來的格蘭妮又一次變得鬱沉。 由於操作停滯而黑屏的液晶膜上映射出斜倚在門口的蘭斯,格蘭妮出神的目光過了許久才注意到他的出現。 蘭斯微微一笑,“打斷了你的思索?”,邊說邊伸出背在身後的手遞給格蘭妮一個小盒子。 “給加斯頓的小禮物——順便來看看它的修復情況。” “炮筒性能已經復原,磨損處重新拋了光,”格蘭妮接過禮物拆開,“是反駭客智能晶片!”她通常平靜而冷淡的語氣忽然轉高,難掩驚喜。 “這是韋拉升級過的,”蘭斯若無其事的指出了重點,格蘭妮心領神會,這是大家關心她的一種方式。“我會當面謝謝她,”格蘭妮回覆。蘭斯轉頭望向加斯頓,稱讚道,“真不敢相信,它是你八歲的作品。” 是的,八歲,對於她來說似乎是很遙遠很遙遠的過去了。 與其他每天抱著洋娃娃的小女孩一樣,格蘭妮是一個纏著爸爸給她講故事的小公主,只不過實驗室就是格蘭妮的遊樂場,不染灰塵的牆壁,透明的液晶顯示屏,還有各種稀有金屬,在她眼裡全部閃爍著童話般的光澤。 她已完成過一些小型和中型機械的製作,有時候還會像個小大人一樣,抱起手臂,對父親的機械作品發表“高見”。 “爸爸,它的冷卻系統可真不怎麼樣。” “我們一起來改進它怎麼樣?”父親總是鼓勵和激發著自己的公主。當他們完成更新,格蘭妮歡悅得如同一隻兔子。 “我也想給自己製造一個座駕,要做世界上最棒的!” 父親的眼睛更加明亮起來,“妮妮,想試試嗎?” 此後的兩週裡,格蘭妮都在埋頭於機械寵物的設計——她要有尖鋭的頭部和羽翼,口中隱藏咆哮聚能光炮的發射口,兩個稍短的前爪可以變形為口徑500mm的炮筒……當然也少不了最先進的電子冷卻系統。 父親端倪圖紙,微笑著指出了幾個精密數字的誤差。之後三個月,父女合力完成了其機械裝配。 完成的那天格蘭妮歡喜雀躍,爛漫的笑容照亮了父親的全部生命。 “給他起個名字吧。”父親捏了捏格蘭妮的鼻頭。 格蘭妮仰頭望著眼前的龐然大物,堅定而高昂的喊道,“加斯頓!我們走吧——” 突然,實驗室的門開了,一個黑影逆光而來,Dr.J的臉逐漸清晰,他大聲稱讚,“哦,我的小甜心,你真是個天才。” 他是八歲的格蘭妮最崇拜的人,甚至超過了父親。 而如今,格蘭妮已經加入了魂部隊,Dr.J那張偽善的笑臉始終縈繞在她眼前,無論睡著還是醒來。 “我知道很難釋懷,你不必遺忘,但要從已成定局的過往走出來,我們更希望每天都看見那個開朗熱情的格蘭妮”蘭斯親切溫柔的聲音將她拉回現實。 “不,那些事情,我都不記得了。”格蘭妮平靜地否認。 “我們會抓住他的。”他彷彿在向格蘭妮承諾。 “明天的任務是解救實驗活體,想要將Dr.J帶回來還需要時間。”格蘭妮語氣輕描淡寫。 “其實這次行動,你可以不去。” “不,我想去。”格蘭妮斬態度堅定,“沒有人比我更瞭解那裡。” 八年前,作為助手的父親因發現Dr.J用反對者做活體實驗的陰謀而被殺後,Dr.J囚禁了格蘭妮的母親,逼迫格蘭妮為他工作。多年的培養只是為了日後的利用,為了保住母親的生命,格蘭妮成為了Dr.J的特別助理,參與了其大多數罪惡實驗。格蘭妮手上沾滿了鮮血,同時,她也殺死了自己。她用各種金屬溶液澆滅了心中的天真與樂觀,用激光和麗刃割斷了對這個世界的信任。直到蘭斯的出現,她和母親終於得救,但這個地方卻成為了她永生的夢魘。 蘭斯拍了拍格蘭妮的肩膀,“如果你要去,我想說,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。” 格蘭妮眼神閃爍,“我知道,隊友們對我照顧有加,他們從來不在我面前提起父親,比爾會儘量不刻意的跟我開玩笑,你常常帶小禮物給我,韋拉總講笑話逗我開心,雖然有些蹩腳,但我很喜歡聽——我真的,真的好久沒有那樣笑過了——” 蘭斯:“但你幾乎從不主動打開話題。” 格蘭妮沉默了,她撫摸著加斯頓閃爍著金屬的光澤的戰甲,“我承認,我更容易和布朗尼和公牛交流想法。機械比人簡單得多。” “無論布朗尼公牛還是比爾韋拉,並沒有機械與人之分,我們都是魂部隊的成員,你也是,你可以試著再往前走一走,那裡是大家的真誠。”蘭斯鼓勵她。他從口袋裏掏出一串十字架項鏈,銀製十字架光潤閃亮,“這是艾麗斯讓我交給你的。願主帶給你光明,驅散你的恐懼。” 蘭斯拍拍手,起身要走。 “謝謝你,蘭斯,之前和現在。”格蘭妮用力笑了笑,“明天見。” 第二天,太陽沒有照常升起,天空陰沉,薄霧中透出稍許光線,照在鏡中的格蘭妮的臉上,她揚起嘴角,搜索著那張純真爛漫的臉龐。陽光並不來自天上,而生自心靈,她還能找回那個童話一樣的女孩嗎? 格蘭妮要出發了,在轉身離開時,她瞥了一眼桌上的十字架項鏈。格蘭妮輕輕拿起它,她感受到一種溫度,熟悉卻久違地,她將項鏈放進了口袋。 格蘭妮忽然提高音調,就像小時候那樣,“出發!加斯頓!把他們打精光!”他們大步邁出房間。